2017年3月5日 星期日

[底片攝影] 苗栗鐵道文物展示館、彰化扇形車庫、彰化市區

Olympus XA2, Fujifilm Superia X-Tra 400




相簿



這次是一日鐵道之旅。上個月看蒸汽火車,回家看相關影片時看到扇形車庫,突然覺得應該去看看了。很巧地那時注意到一星期後有一兩天晴天,趕緊訂車票。(而且日子挑得剛好;我出發的前後兩天都發生行人闖平交道被撞死的事故,要是遇上了行程就大亂了。請各位愛惜生命,不要為了趕那一點點時間這麼做啊。)

第一站是苗栗車站旁邊的鐵道博物館。由於苗栗市其他景點不多,加上時間因素,我就沒有排看別的東西了。我再搭車到彰化車站旁的扇形車庫,然後下午在市區繞一繞。



扇形車庫(roundhouse)是蒸汽火車時代的遺跡;全球保留下來的扇形車庫不少(不知為何有人宣稱亞洲剩下兩座;日本就有兩座,一個在京都梅小路公園,一個在岡山縣津山市。斯里蘭卡的Badulla也有一個很小的),不過仍在正規營運的不多。彰化扇形車庫(1922年)是台灣唯一剩下的,屬彰化機務段,具維修功能,所以你可以看到台鐵員工在裡面作業,運氣好的話能看到車輛進出。只要你不干擾人員作業,不攀爬車輛或亂闖禁地,就沒有人會管你。這種能近距離觀看台鐵作業的特色,才是這座車庫最寶貴的地方吧!但這景象很可能將隨著彰化鐵路段高架化而消失。

理論上去扇形車庫應該帶廣角鏡,但我已經好一陣子沒拍中片幅底片了,而幾個月前在手上那台蛇腹相機塞了卷底片卻一直找不到場合用,不妨就帶來這邊拍吧。然後我也帶了底片及數位隨身機各一台應付其他場合。

Kodak Ektar底片過曝個一格或更多,顏色非常討喜。可惜富士Pro 160 NS就沒有這種效果了;它的顏色還是偏冷,大概真的是設計給拍人像用的。



Yashica Mat-124G,仿Rolleiflex的6x6雙眼相機,根據序號大概是1973年製。
拍攝鏡是Tessar式四片三組80mm f/3.5(135等校50mm),快門1~1/500秒和B,有自拍器和閃燈PC接口。
測光和快門都很正常,唯獨過片時偶爾會不太正常。
但以我能負擔的價位來說,這台的狀況已經算是不錯了。

1930年製的Zeiss Ikon Ikonta 520/2,6x9蛇腹相機,鏡頭為三片三組105mm f/6.3(135等校45mm)。
快門僅有T、B、1/25、1/50和1/100秒。神奇的是可以接現在的快門線。
由於光圈小、快門不快,而且低速底片比較便宜,所以幾乎只有大晴天能用。
如果你還不知道,這是我的捷克籍姨父的爺爺的相機,我姨父借給我使用。
構造很簡單可靠,但取景鏡很難用。鏡片成像有種獨特的舊式風格。




已停用的第三代苗栗車站(右,1975年)和現任第四代(左,2013年)
Olympus XA2, Fujifilm Superia X-Tra 400

從以前的後站往南走一小段路就到了。
聽說以前路很難找,但現在有整頓過,對觀光客而而言很方便。
Olympus XA2, Fujifilm Superia X-Tra 400

CT152蒸汽機車(CT150型,1918年)
其實為了靜態保存,車體塗上厚厚的漆,近看有點醜...
Olympus XA2, Fujifilm Superia X-Tra 400

阿里山森林鐵路SL28蒸汽機車(28噸SHAY型,1914年)
Olympus XA2, Fujifilm Superia X-Tra 400

臺糖SL331蒸汽機車(1935年)
Fujifilm X100S

台灣少見的美製DT561蒸汽機車(DT560型,1920年)
Yashica Mat-124G, Fujifilm Pro 160 NS

DT561
Fujifilm X100S

台糖254號巡道車(1962)
Yashica Mat-124G, Fujifilm Pro 160 NS

停在展覽區外面的E339(E300型)電力機車
Yashica Mat-124G, Fujifilm Pro 160 NS

R6柴電機車(R0型,1960年)
Yashica Mat-124G, Fujifilm Pro 160 NS

S405柴電機車(S400型)以及後面的投煤練習場;有事先申請可以進去參觀裡面的文物。
Olympus XA2, Fujifilm Superia X-Tra 400

LDH101柴液機車(LDH100型,1969年)
後面是無動力的柴油客車拖車LTPB1813,再後面是S305(S300型)柴電機車
Yashica Mat-124G, Fujifilm Pro 160 NS

「請勿停車」:D
Olympus XA2, Fujifilm Superia X-Tra 400

在苗栗車站等自強號抵達。
旁邊停的是EMU700型電聯車,在2016年有少部分塗成日本京急800型的紅色塗裝。
Olympus XA2, Fujifilm Superia X-Tra 400

彰化車站(1958年)
Olympus XA2, Fujifilm Superia X-Tra 400

扇形車庫入口。從車站正門左轉,沿著靠鐵路的路走,再穿過地下道到對面。
在開放時間於警衛亭登記後,即可免費進入。
本來想去另一邊的台鐵宿舍看一下,不過因時間關係作罷。
Fujifilm X100S

Olympus XA2, Fujifilm Superia X-Tra 400

Zeiss Ikon Ikonta 520/2, Kodak Ektar 100

Olympus XA2, Fujifilm Superia X-Tra 400

Zeiss Ikon Ikonta 520/2, Kodak Ektar 100

120度環景圖。除了蒸汽機車以外都是現役的R20R150型柴電機車。
有點可惜這天CK101蒸汽機車和上次看到的R40柴電機車不在。
Fujifilm X100S

最外側的柴電機車稍微停得比較外面,是要替CK124遮太陽嗎?
Yashica Mat-124G, Kodak Ektar 100

又見面了,CK124蒸汽機車(CK120型,1936年)
Yashica Mat-124G, Kodak Ektar 100

同樣可行駛的DT668蒸汽機車(DT650型,1941年)
Yashica Mat-124G, Kodak Ektar 100

扇形車庫面對主鐵路的那邊,用一些機車頭很有技巧地擋住外人視線
Yashica Mat-124G, Kodak Ektar 100

Zeiss Ikon Ikonta 520/2, Kodak Ektar 100

Yashica Mat-124G, Kodak Ektar 100

剛好看到R47柴電機車進車庫。火車開上轉盤時會發出響亮的鏗鏘聲。
另一邊的鐵軌上寫著數字,所以操作員會知道自己轉到哪裡。
Olympus XA2, Fujifilm Superia X-Tra 400

接著R154柴電機車發動和開出來,結果只是在檢查,然後又停回去了。
扇形車庫這裡其實不用待很久,我只停了一個半小時不到吧。
Olympus XA2, Fujifilm Superia X-Tra 400



本來留了兩小時給扇形車庫,結果一個多小時就出來了。所以很悠哉的往市區出發...




定光佛廟,台灣唯二祭祀定光古佛的廟
Olympus XA2, Fujifilm Superia X-Tra 400


彰化縣警局彰化分局,前方路邊部分為前彰化警察署(1935年)
Olympus XA2, Fujifilm Superia X-Tra 400

元清觀(祭祀玉皇大帝)
Olympus XA2, Fujifilm Superia X-Tra 400

感覺空蕩蕩的彰化孔廟(1726年)
Olympus XA2, Fujifilm Superia X-Tra 400

孔廟旁邊的原彰化第二幼稚園(1917年)
Olympus XA2, Fujifilm Superia X-Tra 400

孔廟對面的服飾店曾是1950年代創立的銀宮戲院,據說是許多彰化市民的童年回憶
Fujifilm X100S

彰化市公會堂(1933年),現為彰化藝術館
Olympus XA2, Fujifilm Superia X-Tra 400

據說建於荷蘭人時期的紅毛井,在公會堂後面。
水似乎有神力,但衛生局貼了公告說不能喝(笑)
Olympus XA2, Fujifilm Superia X-Tra 400

1895八卦山抗日保台史蹟館。
裡面利用國民黨時期的防空洞空間,講述日本接收台灣的經過以及台灣人試圖抵抗的乙末戰爭,
特別是八卦山之役。山上原有日本人立的紀念碑,如今被大佛取代。
我對大佛興趣缺缺,就沒爬上去看了...
Fujifilm X100S

武德殿(左,1930年)和節孝祠(右,1888年)
Olympus XA2, Fujifilm Superia X-Tra 400

有著白色牆壁的開化寺(祭祀觀音佛祖)
Olympus XA2, Fujifilm Superia X-Tra 400

關帝廟
順便記錄一下:在小巷裡找路時,意外錯過了慶安宮。
Olympus XA2, Fujifilm Superia X-Tra 400

梨春園曲館,彰化縣最悠久的曲館
Olympus XA2, Fujifilm Superia X-Tra 400

聖王廟(祭祀開漳聖王)
大概是這次旅行最喜歡的廟;門口建材看得出濃濃歲月,也有許多老人們在下棋。
Olympus XA2, Fujifilm Superia X-Tra 400

路邊廣告
Olympus XA2, Fujifilm Superia X-Tra 400

正在整修的鐵路醫院(1937年),屋頂拆光了
Olympus XA2, Fujifilm Superia X-Tra 400

火車站前其實還蠻整潔的。彰化市讓我想到新竹,不過新竹的車開得很快,過馬路超危險(笑)
這邊步調明顯悠閒許多,機車也隨興騎。路人都不太會管我,拍起照來沒什麼壓力。
Fujifilm X100S

站前幾乎荒廢的喬友大廈,有個加拿大攝影師曾跑進去探險過
Fujifilm X100S

從彰化搭區間車到台鐵新烏日站/台中高鐵站,以便及時趕回家。
話說上次白天過來時是在成功嶺受訓的時候...
Olympus XA2, Fujifilm Superia X-Tra 400

Olympus XA2, Fujifilm Superia X-Tra 400
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